轮奸郑氏夫妇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诸位,诸位!”金壁辉煌的宴会大厅里,狂饮滥喝的郑梦准已经兴奋到了极点,他一把拽住身旁的罕多尔主裁判同时又冲着另外两位边裁说道:
“诸位,诸位,明天,我们含啯队将迎战欧洲豪门西班牙队,届时,还希望诸位多多照应,多多照应啊!”
“唉,”埃及主裁判罕多尔端着酒杯面露难色:
“我的郑大人啊,你应该比谁都清楚啊,你们含啯队能够一番风顺地混进此次世界悲的八强,靠的是什么啊,你们真的有这种实力吗?这是你们的真正水平吗?你们那些个球员有什么降人的看家本领啊,也不就是偷偷摸摸地服了大量的性奋剂,然后仗着在自己家门口玩,无所顾岂地满球场上横冲直撞吗?你们想尽了种种办法做掉了葡萄牙,又黑掉了意大利,你们是怎么赢得,地球人都看得明明白白,想必你自己心知肚明,你看没看报纸、听没听新闻、上没上网啊,现在整个地球都炸开了锅,众口一词地抨击你们含啯队,痛骂我们这些良心被狗吃掉的裁判们。唉,黑掉意大利的那个裁判已经收到了意大利黑手党的死亡通知。明天,如果还是如此这般地去搞西班牙,我看难啊,难啊,搞不好会闹出更大的笑柄来啊!”

“哼,”郑梦准一听,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
“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这些,我就是要赢球,我郑大某人要创造含啯足球上的历史,我要为含啯队创造历史性的突破,我要将无耻进行到底!”
“可是,你不管这些,你要无耻,我们可怕啊,弄不好小命会被人家给干掉的啊!”
“哟,”风情万种的郑太太抬起身来走到三位裁判的身旁:
“各位裁判朋友,怕个什么啊,只要你们肯帮助我们含啯队搞掉西班牙,我们会厚厚地重谢你们的,你说是吧,嗯,”郑太太冲着五大三粗的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的边裁拉古纳斯甩了一个媚眼,已有七分醉意的拉古纳斯瞪着色迷迷的眼睛一把拉住郑太太那软绵绵的细手:

“太太,放心,”他悄悄地指了指犹豫不决的罕多尔:
“他不敢干,我敢,我一定帮助含啯队搞掉西班牙!”
“哦,”郑太太闻言故意往拉古纳斯身上靠了靠:
“谢谢你,谢谢你!”
“喔!” 拉古纳斯淫邪地感受着郑太太那略带温热的酥软:
“太太,你好漂亮哦!”
“拉古纳斯先生,”看到自己的太太为了讨好裁判而毫无廉耻与之调情,郑梦准的心里实在有点醉溜溜的:
“拉古纳斯先生,拉古纳斯先生!”
“什么事!” 拉古纳斯很不情愿地转过头来:
“什么事,我的郑大人!”
“拉古纳斯先生,如果你想玩含啯女人,前天我不是已经给你送去十多个啦,怎么,还没玩够啊,如果你没玩够,等一会吃完饭我再给你送去十个八个的,一定让你过足瘾!”
“嘿嘿,” 拉古纳斯不怀好意地说道:
“我的郑大人,首先我非常感谢你的盛情,说句实在话,含啯女人真是好玩啊,又会含,又会啯啊,含得我别提我这是多舒服啦,啯得我别提我这是有多爽啦!”
“哦,那就好,只要你满意,那就好!”
醉意朦胧的拉古纳斯越说越兴奋,索性将手伸进了郑太太的酥胸里乱抓乱摸起来:
“啊,好热乎啊,好软乎啊,好养手啊!”
“别,别,”郑太太半推半就地抵挡着拉古纳斯那粗壮有力的大手,郑梦准实在无法忍受这位黑驴般的边裁胆敢在大庭广众之中调戏自己的太太:
“拉古纳斯先生,拉古纳斯先生,请文明一些,不要无理取闹!”
“嘿嘿,” 拉古纳斯冲着郑梦准一阵冷笑:
“文明,什么叫文明,别我这是装相啦,你们含啯人四处买通裁?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谌∩细阈《鳎庖步形拿鳎克懔税桑热荒忝橇扯疾幌胍玻乖诤跽飧觯窗桑仪装闹L裉欤衣榉陈榉衬愦砣搴瑔┡饲鬃愿液瑔┖瑔┌桑 ?

说完,拉古纳斯站起身来哧的一声掏出了比驴鸡巴还要长还要粗的黑鸡巴,他握着黑鸡巴在郑太太的眼前晃来晃去:
“尊敬的郑太太,请给我含啯含啯吧,如果你给我含啯舒服啦,明天的比赛我一定把西班牙搞掉,我拿脑袋做保证!”
“真的吗?”郑太太将信将疑:
“拉古纳斯先生,关键时刻你真能帮助我们含啯队吗?”
“嗨,” 拉古纳斯不耐烦地嚷嚷道:
“我尊敬的郑太太,你放心,含啯人把我含啯得又舒又爽,我不帮含啯人帮谁啊?来吧,快点给我含啯含啯吧!”
“此话当真!”郑太太问道。
“向上帝保证!”
“好——,”郑太太闻言不在怀疑,她非常果断地俯下身来张开腥红的小嘴深深地含住了拉古纳斯黑鸡巴,拉古纳斯美滋滋地抓揉着郑太太那香气四溢的秀发,粗黑的大鸡巴在郑太太的嘴里很快便令人惊赅地膨胀起来,拉古纳斯的黑鸡巴实在是太大,把个郑太太的小嘴撑得满满当当,拉古纳斯一咧嘴,那乌黑闪亮的大龟头直指郑太太的咽喉,郑太太差点没给顶撞得背过气去,她拔出拉古纳斯的黑鸡巴痛苦地干咳起来,脏乎乎的口液缓缓地流淌到地板上。

“唉,”郑梦准无奈地叹息起来,是啊,为了含啯队取得历史性的突破,为了将含啯队不可战胜的神话继续表演下去,为了将无耻进行到底,我郑梦准简直是不择手段啊,今天,唉,连自己的老婆给豁出去啦!可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谁让我的政治野心太大呢,谁让我想竞选总统呢!

“哇噻,好爽啊!”面对此情此景,乌干达大黑鬼托姆桑哥不免性致勃发:
“好玩,好玩,过瘾,过瘾,”他放下酒杯渡到郑太太的身旁:
“亲爱的郑太太,给我也含啯含啯吧,我也需要含啯,你把我含啯爽啦,我也肯定会尽一切可能地帮助含啯队的!”
“好的,”郑太太欣然握住了托姆桑哥的大鸡巴,反正也是如此啦,既来之则安之吧!
郑太太左手握着托姆桑哥的大鸡巴,右手拽着拉古纳斯的大鸡巴,她使出了浑身解数,为了含啯队能够顺利地进入四强,我们的郑太太现在跪在大厅中央左右开弓一会含啯着托姆桑哥的黑鸡巴,一会又含啯着拉古纳斯的大阳具,两只驴鸡巴般的大阳具不停地轮番进出于郑太太的嘴巴。

“哦,算我一个,”埃及的主裁判罕多尔也有些坐不住了:
“我这是,豁出去啦,这辈子能让未来的总统夫人给含啯含啯,就是被黑社会揪掉了脑袋也心满意足啦!”
他走到郑太太的正前方掏出了自己的大鸡巴:
“郑太太,还有我呢,我可是主裁判啊,你给我好好地含啯含啯,我一定把我这是西班牙送回老家去!”
“谢谢,谢谢,谢谢主裁判!”
郑太太两只手继续握着两根湿淋淋的大阳具,她的头往前一倾立刻叼住了罕多尔送过来的大鸡巴然后无比卖力地吸吮起来。
“我这是,挺有意思啊!”在这难得一见的西洋景的剌激之下,在烈性酒精的烤灼之下,郑梦准的下身突然蠢蠢欲动起来,望着自己的太太给三个五大三粗的肤色各异的外国男人口交,郑梦准呼地产生了有生以来最为强烈的性兴奋:

“爽,爽,真是爽呆啦,酷,酷,简直我这是酷毕啦!”
他东摇西晃地走到郑太太的身后一把掀起她的裙子,他三下两下拽掉郑太太的内裤呼地将自己的大鸡巴塞进郑太太的骚穴里:
“哇,这样玩好爽啊!”
“喔——,喔——,喔——,……”
随着丈夫在身后的抽送,正在给三个外国男人口交的郑太太不由自主地呻吟起来:
“喔——,喔——,喔——,……”
而围在郑太太身旁的三个裁判仿佛事先商量好了似的,只见他们同时用手指揉搓起自己那硬梆梆的大鸡巴,几乎是在同一时刻,三根大鸡巴全部冲着郑太太的脸颊:
“啊——,……”
“啊——,……”
“啊——,……”
随着三声杀猪般的吼叫声,三股喷泉般的白色液体同时溅射到郑太太那热汗淋漓的面颊上,顷刻之间,郑太太那姣好的面容好似抹上了一层厚厚的、又粘又稠的浆糊,她掏出手帕胡乱地抹擦着,而三个男人意犹未尽,他们的大阳具竟然令郑太太无法想像地继续高高的尖挺着:

“好厉害啊,射完精竟然不瘫不软!”郑太太心里暗暗叫好:
“还是老外厉害啊!”
“郑先生!”拉古纳斯扯了扯正卖力地插捅着自己太太的郑梦准:
“郑先生,你先歇歇去,让我来插一插!”
另外两个裁判也不甘寂寞,他俩围在郑太太的屁股后面无比淫荡地抓摸着郑太太雪白细腻的大屁股,津津有味的吮吸着她的大白腿,而郑先生则跑到郑太太的面前将鸡巴塞进自己太太的嘴里:

“亲爱的,给我也含啯含啯吧!”
郑太太握着丈夫的鸡巴嘟哝道:
“以前没给老外干过,还以为你的玩意足够大呢,可是,今天,我可开了眼界,你的鸡巴照比老外的小了整整一号啊!”
“哦——,哦——,哦——,……”
第二个从屁股后面插捅郑太太的是黑鬼托姆桑哥,他那根驴鸡巴重重地撞到了郑太太阴道的最顶端,郑太太疯狂地呼喊起来:
“哦,哦,好大啊,好粗啊,好爽啊,……”
三个外国男人你上来我下去一刻不停地捅插着郑太太,不知不觉之间,一个多小时就这样在疯狂的群交中流逝过去,郑太太浑身上下热汗淋漓:
“哦,哦,哦,我受不了啦,太累啦,让我歇歇吧,让我喘口气吧!”
三个刚刚射完精的外国强壮男人越捅越过瘾,越捅越有劲,而郑太太则扑通一声扒到地板上彻底告饶:
“不行啦,累死我啦!”
“哼哼,”三个早已插疯了的男人丢开气喘吁吁的郑太太一把拽住刚刚将精液射到自己太太嘴里而此刻正坐在餐桌旁呼呼大作的郑梦准:
“来,过来,你的太太她累啦,她需要休息,可是,我们还没泄货呢,没有办法,这玩意不泄出来鳖着多难受啊,来吧,有劳郑大人大驾!”
三个男人不容分说地拽开郑梦准的裤子然后将他紧紧地按倒在长沙发上,最为淫邪的拉古纳斯第一个扑到将刚刚从郑太太阴道里抽出来的大鸡巴顶进到郑梦准的肛门里。
“嗷——,嗷——,……,”
拉古纳斯那根比擀面杖还要粗硬的大鸡巴在郑梦准的肛门里狠狠地抽插着,郑梦准痛得嗷嗷嗷地吼叫着:
“嗷——,嗷——,……,不要啊,不要啊,痛死我啦!”
“痛吗?”身旁的罕多尔故作关切地问道:
“痛吗,痛吗,你也知道痛吗?你强奸了世界悲,你知道全世界的球迷们的心有多痛吗?”
“嗷——,嗷——,……,”
说完,罕多尔一把推开了拉古纳斯,他将自己的大鸡巴塞进了郑梦准的肛门里:
“你平时净插别人的肉洞洞啦,今天也让你偿偿挨插的滋味吧!”
“你们放了他吧!”望着自己的丈夫那可怜的肛门被三个男人插捅得一塌糊涂,极其可笑地咧着大嘴,郑太太实在有些看不下去眼:
“你们放了他吧,来吧,继续插我吧!”
“没意思,”黑鬼托姆桑哥推了推郑太太:
“你那玩意已经被人捅了好几十年,又松又大又垮的,没意思,你家郑先生的小屁眼可从来没有被人捅插过哦,嘿嘿,这可是个处男哦!”
“对啦,”听到黑鬼托姆桑哥的话,?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谝慌晕奘驴勺龅睦拍伤苟偃皇艿搅似舴ⅲ?
“郑太太的骚穴虽然被捅了好几十年,可是,她的小屁眼大概还没被人捅过吧,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她的小屁眼也应该是处女啊!”
说完,拉古纳斯拽过郑太太:
“来吧,尊敬的郑太太,让我插插你的屁眼吧!”
扑哧,说话之间,拉古纳斯的大鸡巴已经捅进郑太太的屁眼里,其实,只有郑太太最为清楚,她的屁眼哪里是什么处女啊,她的屁眼不仅被自己的丈夫无数次地捅插过,还被伺侯她的男佣们频繁地捅插着,对于郑太太来说,最爽的事情就是让男人捅自己的小屁眼,男人粗大的阳具一插进小屁眼里便能使郑太太产生空前的、欲仙欲死的快感!

“哦——,哦——,哦——,……”
拉古纳斯的大鸡巴扑哧扑哧地进出于郑太太的小屁眼,插得郑太太别提有多舒服、有多爽啦,可是,表面上,郑太太却露出十分痛苦之相:
“哦——,哦——,哦——,……,好痛啊,好痛啊,轻一点,轻一点!”
郑太太嘴上喊痛,让拉古纳斯轻一点插抽,可是心里却希望拉古纳斯插得越狠越好,越快越过瘾!
“哦——,哦——,哦——,……”
“哦——,哦——,哦——,……”
“……”
郑梦准夫妇双双并排跪在长沙发上,三个裁判站在他们的身后轮流捅插着郑氏夫妇俩的肛门,捅啊、捅啊,捅啊,一直捅到了东方大亮。
“诸位,诸位,”郑梦准有气无力地说道:
“别捅啦,天已经大亮啦,比赛的时间越来越近啦,咱们得先睡上一觉,养养精神,然后再好好地研究研究怎么样才能搞掉西班牙!”
“嗨!”主裁判呼呼地喘着粗气:
“捅了一宿的屁眼,哪里还有力气在赛场上跑来奔去啊,我看这事有些吃不准啊!”
“哎呀,你啊,死心眼!” 拉古纳斯则胸有成竹:
“这事还不好办,全包在我身上啦,只要是西班牙进球,不管他犯不犯规,就是不算,不算,不算,哈哈哈,……”
“嗯,”托姆桑哥表示同意:
“对,这招最好,他西班牙再有能耐,脚法再好,可是,不管他进多少个球,就是不算,不算,不算,嘿嘿嘿!”
“好,”罕多尔也点了点头:
“妥,此事就这么定啦,哇,这是一次多么有意义的会议啊,一边插着屁眼一边就把搞掉西班牙的办法给想好啦,嗬嗬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