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的寒冬 作者:不详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2011年春节后不久,一场大雪覆盖了整个华北平原,茫茫大地一派银装素裹。纷纷扬扬的雪花象是漫天飞舞的纸钱无声地落在我的心上,让我感到一阵又一阵刺骨的寒意。就在2010年年根儿,腊月二十一,人们购买年货准备高高兴兴过年的时候,我的大哥走了,永远的离开了我,离开了爱他疼他的所有人。

  接到大哥出事的电话时,我和所有人一样,根本没意识到问题有多么的严重,等到我赶到医院时,还是晚了一步。接诊的医生说:“人已经不行了,准备后事吧。”。即刻,我大滴的眼泪滚落而下。大哥没能看上我最后一眼就走了。

  我拼命地摇晃着大哥的身体,千呼万唤,希望大哥能睁开眼睛看看我,大哥却没有了任何反应。大哥的手慢慢地变得冰凉,温度正在一点一点的消失。温度啊温度,我是多么希望你能停下来啊。我将大哥的手紧紧地贴在我的脸上,希望能够将我的温度传递给大哥,让生命的温度重新回到大哥的身体里。然而这一切都于事无补,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大哥离我而去。

  往年的年三十,大哥会把早已准备好的春联,整整齐齐地贴在门框上,然后用小笤帚展平,没有一丝褶皱。春联在阳光下泛着红光,整个院落便处在一片喜庆之中。春联是大哥自己动手写的,每年的这个时候,大哥都会把自己想说的话写成春联,希望来年能交上好运。而今年,我没有了大哥,也没有了那红红的春联。

  我全身充满了冰冷的空气,象无数支利剑扎进了心里,窒息般的疼痛,温暖的房间犹如冰窖一般。大哥你在那个黑暗冰冷的世界里还好吗?是否吃得好穿得暧?是否还那样辛苦劳累?是否还坚持着自己的梦想?

  大哥生性秉直,不善言谈,却天资聪慧,生得一副好头脑。我清楚的记得,大哥上高中那会儿是村里所有学生当中学习最好的,受到学校领导老师以及家长的关注,一致认为是能够上大学的首位人选。然而天不遂人愿,大哥高考时临场发挥不好,与大学校门失之交臂。父母让大哥去复读,大哥不肯。学校的班主任也来劝大哥,被大哥婉言谢绝了。其实上大学一直是他的梦想,并努力为之奋斗着。后来大哥把大学梦寄?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谧约旱暮⒆由砩希伤姑焕吹眉翱吹阶约旱暮⒆幼呓笱C诺哪且豢叹驮庥隽瞬徊猓丈狭怂郏涝段薹吹绞迪仲碓傅哪且惶欤Ш吨丈怼?br />
  他毅然放弃了复读的机会是为了让我有机会上大学,真是用心良苦。不光如此,大哥还在我人生最痛苦的时候帮助我,给我鼓励,给我信心。那是我上大学的时候,陌生的环境,艰苦的训练让我不堪重负。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就会躲在被窝里想家,偷偷地落泪。有时甚至会跑到学院后面的山坡上,面对家乡的方向,泪流满面。我苦恼极了,有了退学的想法,就在我几近崩溃的时候,收到了大哥的来信:弟,你的情况我已知道,上大学的机会来之不易,切不可半途而废,家中的情况一切都好,不要挂念。父母由我照顾,可放心读书。要和领导同学搞好关系,不可使性子,耍脾气……看着大哥体贴关心的文字,涌动在我心底的是无法割舍的兄弟情。

  大哥似乎上辈子欠了别人什么,注定要用这一辈子来偿还。在我的印象中,大哥一生极其俭朴,勤于工作,疏于享受,象一头不知疲倦的老黄牛,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只求付出,不求回报。两眼一睁,忙到熄灯,很难看到大哥能停下来休息一下,似乎永远不知道什么是疲倦。在大哥的衣柜里找不到一件象样的衣服,一台只有几百元的治疗仪居然是他生前用过的最好的消费品。大哥清苦,对别人却是热心肠,乐于助人。乡里乡亲哪家有个马高凳短的,大哥总是热心帮助,不计回报。当人们听到大哥突然去世的消息时,无不潸然泪下,惋惜不已。

  我恨那辆车,那辆夺去大哥生命的车。它把大哥的梦想一点一点的碾碎,把大哥对生活的激情一点一点的熄灭……

  入土为安的日子正好是大哥四十周岁的生日,我不知道人活多长时间才叫一辈子,但我知道大哥的一辈子过于短暂。他梦想的翅膀还没来得及张开,就夭折在生命最旺盛的季节里。我知道大哥还有很多很多的事要做。大哥活着的时候不止一次的说,等条件好了,手里的钱了,就给孩子们买台电脑,给大嫂买点化妆品打扮打扮,有机会的话带着全家出去游览一下祖国的大好河山,还要给父母……,谁也没有想到,这些简单的愿望都随着大哥的飘逝烟消云散了。

  人们常说,好人终有好报,但对大哥来说却是一句空话。命运为什么偏偏选择了大哥,又为什么要让他以如此悲惨的方式离开我们。老天真是太残忍了,只给了大哥四十岁的生命,却让他去承担八十岁才能完成的生计。我知道大哥累了,他要好好地休息一下,好好的睡上一觉了。大哥象水一样蒸发了,象雪一样消融了,从我的身边永远的消失了,留给活着的人们无尽的想念。

  白发人送黑发人,年过花甲的双亲被这突如其来的重击击倒了。母亲瘫痪在炕,伤心欲绝,整天以泪洗面,茶饭不思,嘴里不停地呼喊着大哥的乳名。父亲风烛残年,精神恍惚,目光呆滞,一下子苍老了许多。和大哥牵手走过十九年的大嫂无法接受现实,总认为大哥出门干活去了,过几天就回来看她。还不满四周岁的侄儿每天晚上睡觉前哭闹着要找自己的爸爸……大哥这些你听到了吗,你看到了吗,你太狠心了,狠心撇下这么多爱你疼你的人就走了,真真地是要把我们的心都带了去吗!

  回到大哥生活过的地方,看见未擦的门窗,布满灰尘的灶台,冷清的房间,这熟悉的一幕一幕,让我的泪水一次又一次的流了下来;我不敢再去看,闭上眼睛,听到父母的咳嗽声,大嫂的唉叹声,孩子们若无其事的玩耍声,我的心一次又一次的被深深刺痛。我不想回到这里,不想再看到这些熟悉的场景,也不想再听到这些悲伤的声音。可我又不得不回到这里,即使是心碎成粉,也不再逃避。

  父母门前的柿子树是大哥生前亲手种下的,它是否知道我内心的悲伤,是否看到我的泪水涟涟。春天的时候,它又将是一树的新绿,一树新生命的颜色。我知道大哥没有走,那带有生命颜色的新绿就是大哥生命的延续,大哥用这样的方式守护着父母,守护着疼他爱他的人,他要告诉知道他的所有人,都要快乐的活着,悲伤只能创造悲伤。

  我亲亲的大哥,愿你一路走好,愿你在天堂里能够享受到美好的生活,不再奔波劳苦,一生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