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由美和美智子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真由美和美智子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才起床,二人以简单的烤面包片和牛奶
为早饭兼午饭。餐后,真由美和美智子又扯到了昨天的话题。

「娇嫩的身体被紧紧的捆绑起来是很痛的,但是同时又有一种非常爽快的高
潮到来,真的很好。真由美,被绳子绑得紧紧的,口也堵得严严实实的,喘口气
都费劲,尽然会有快感,你说正常吗?」

「这就是受虐症的表现。社会上不少人说受虐症是性变态,其实这种看法是
不对的。每个人是一个独立的自然人,也是社会的一分子,只要对社会没危害,
个人的事与别人无关系,别人不应该干涉吧。所以,不管社会上的某些看法,凭
个人的感觉走,别人的议论无所谓。但是也要小心为妙,认为这种行为是性变态
的人不少,谁也不想找麻烦,是不是?」

「好像是这么回事。社会上对这样的事情有看法的人不少。」

「别人如何想我们不管,但是,日本的社会可不是封闭的。我们不能暴露我
们的嗜好,舆论会淹死我们的,因此我们的事要绝对保密。」

真由美转换了话题,好像想起来什么,带美智子到自己的卧室,拿出两双高
跟鞋给美智子看。

「这样的高鞋跟,真由美你穿得了吗?」

十二厘米高的鞋跟、穿起来脚背得绷的和小腿一样直,脚尖着地,穿上它根
本就走不了路。美智子看着真由美桌子上闪着亮光的白色与黑色的高跟鞋心想。

「这高跟鞋是我们享受时用的呀。出门时不能穿它,你穿它出门试试,都得
看你。」

「拿出这种东西又有什么事?」

「捆绑时穿,穿上它脚尖着的,双脚无论如何也折不了弯了吧?」。真由美
穿上高跟鞋穿示范道。「脚背绷直,脚尖着地,脚的紧张感增强。在胳膊、手、
腿、脚被捆绑之前,脚已先出现感觉。」

「真由美,晚上我们俩都要被捆绑的话,谁来绑我们呀?」

「这非常的容易嘛,自己捆自己。可以说,我谁也不求,平时是自己捆自己
的。」

「那么今晚是我们自己捆自己?」

「这个我在今后再教给你,今天是我自己捆自己,至于你美智子嘛,还是由
我来捆吧。」

真由美拿出绳子向美智子的两臂缠绕并倒剪两臂紧紧捆绑,又把她按到沙发
床上,膝盖的上下和脚踝也被绳子捆绑,口中塞进和昨天傍晚相同的堵嘴物。还
有一个特殊的短绳,绳的一头拴有两个约30公分钢环的绳,短绳连两个钢环一
同系在了颈后的绳上,也不知真由美是怎么弄的,在两个钢环上又穿过了一根绳
子,一头系在了美智子已被反剪捆绑的双腕上,另一头的绳子递到她的右手叫她
抓住,绳屁股塞在美智子的左手。

「美智子,用手拽绳。」真由美说。

美智子用已被反剪捆绑的双手开始拽绳,左手握绳、右手撸绳,同时感觉到
捆绑双臂的绳子在收紧、颈后的绳子在下拽、被反剪捆绑的双腕在上提、背后的
绳子在收拢,随着手中的绳子的进一步拉拽,肩膀也向后背了过去,胸部被迫向
前挺起。美智子呼吸急促起来,停止拉拽绳子。

真由美拽了一下美智子手中的绳子,说:「差早了,胳膊尽力向后背,挺胸
抬头,继续拽。」

美智子没办法,只得按要求办,挺胸抬头,胳膊尽力向后背,继续拽绳。胸
部已挺得不能再挺了,反剪捆绑的双手到了肩胛骨处,捆绑双肩和双臂的绳子已
经深深地陷在肉里,呼吸更加困难,脸上、身上燥热难当,大汗淋漓。这时,真
由美勾了勾美智子后背的绳子,试一试绳子的勒紧状况,叫她停下。

真由美扶起了美智子,把她的脸对着穿衣镜:「看,美不美?」

上身已被绳子捆绑的一动不能动,胸部充分向前挺着,加上乳房上下环绑的
绳子在乳沟处并在一起勒紧的功劳,直顶得薄薄的T恤象要撕裂,两只美丽的乳
房就要喷薄而出,绳子深深陷在臂膀的肉里,肩膀后背,两只胳膊在正面已经看
不到了,加上紧捆在腰部的绳子的束缚,蛮腰更细了。真得很美,美智子红着脸
默默的点了点头。

真由美看着满意的美智子,说:「你由我伺奉,谁伺奉我呀。唉!自己伺奉
自己吧!……我可要自己捆自己了,美智子你好好的学呀。」

一边说着一边脱掉了全部衣裳,露出了美丽的、透着青春光泽的裸体,全身
仅穿着十二厘米高跟的白色高跟皮鞋。

美智子大吃一惊,「她脱衣服干什么?」更使她吃惊的是「她胯下无毛,怎
么回事?」

看到美智子吃惊得睁大眼睛,真由美笑了「我更喜欢被裸体捆绑,捆绑时阴
部的毛碍事,要刮去。你以后就会体会到无毛的爽快的。」

真由美把一些绳子毛巾等物放在了美智子身边,挨着美智子坐下开始自我捆
绑。

美智子心想:「我真的好好的看着,看她到底怎么自己捆自己?」

真由美在自我捆绑中,前边的过程和捆绑美智子一样,按乳房上下--腰--胯
下--脚、脚踝--小腿--膝盖下上--大腿--腰,以顺序紧紧捆绑,然后塞口,区别
只是胯下绳在适当的部位打了个大大的结,在绳过胯下时仔细的切入肉缝,双股
绳子夹住阴蒂、绳结陷入阴道。

最重要的环节到了,捆绑双手--只见她拿过一根一米五左右长的绳子,在其
中的一头系了个5-6公分的绳套,又拿过一根美智子见过的带环的短绳,把无
绳套的那个绳头从两个钢环中间穿过,掀起上面的环绳头自上而下穿过下面的钢
环,绕环一周再次自上而下穿过下面的钢环;又拿过一根长的绳子,将栓两个钢
环的短绳另一端绳头系死在长绳的折中处(钢环紧挨长绳折中处,系的活扣)。

真由美指着系死的活扣对美智子说:「一会儿给咱俩松绑全靠它了,我要求
你时,你把这个活扣拽开就行了。我自己时要用小刀的。」

真由美边说着边将长绳(折衷处)搭在颈后,前抹顺肩窝过腋下分别在两臂
缠绕直到两腕(上臂三圈、小臂三圈),分别在两腕各自系死,然后,她反背双
臂,很艰难的够到了绳套,把绳套上的单绳从绳套中穿过,形成一个绳环,并使
绳环扩大;接着,她把绳环又环绕了四圈形成一个有四圈的绳环套在左手上,右
手也相向穿过绳环,并努力使原已缠绕在双腕上系死的绳也过了绳环,此时,她
的双手在腕部与小臂处反剪着分左右穿过绳环;最后,她双手又摸到了绳头进行
拉拽,随着绳子收紧,她的双腕也配合着扭动,使双腕的捆绑牢固了。她拼力的
拽绳子,当然了,她拉拽绳子的力度可比美智子大多了,自我捆绑得相当紧、相
当好。

美智子神色中流露出很羡慕的表情,「她自己捆的真好、真美,她捆好后比
我被捆绑后美多了。她技术这么纯熟,我一定要加油赶上。」

的确,裸体捆绑着的真由美真得是很漂亮。赤裸的全身被绳子捆绑的玲珑有
致,几乎没有绳子捆不到的地方,美丽的乳房被横8字的绳子勒紧充分前挺、玫
瑰色已充血的乳头更像镶嵌在乳房上的红樱桃,使人垂涎欲滴;肩膀被绳子勒得
充分后背,绳子深深陷在臂膀的肉里,两只胳膊正面看好像没有一样,双手反吊
在背后肩胛骨处,腰部被绳子束缚的更细;胯下绳无情地陷入了肉缝中,呼吸困
难的真由美娇喘着,全身蒙着一层细小的汗珠,脸色红润,向出水的芙蓉一样美
丽。

真由美发现美智子在注视自己,偏过头挣扎着向美智子蠕动。秀发贴向美智
子的脖颈,美智子颈部一阵瘙痒,被捆绑的身躯挣扎着躲避……

两人开始在沙发床上扭动、挣扎、蠕动……严密的堵嘴物使二人呼吸困难,
过紧的绳子使二人全身开始麻木,他们在床上乱滚着、折腾着、呻吟着。受虐的
血液像决堤的洪水一样冲向脊髓、冲向大脑。她俩都忘记了对方的存在,全身心
地投入到受虐的漩涡里。

汗水、眼泪流下脸颊,口塞布湿了。被绳子勒紧的胸部剧烈地起伏着,受虐
的魔鬼驱赶着他俩向快感的漩涡跳去。二人紧咬塞口布、躯干反弓前曲、手指张
合、脚趾紧握、全身酥痒,大脑兴奋绝顶、一片空白,浑身乱颤着丢着阴精昏死
过去……

良久,二人才筋疲力尽的从快感的漩涡中出来。

塞口布已被大量的唾液侵透,激烈的运动使汗水布遍全身,咽喉火辣辣的干
渴得要命,好像进入了脱水状态。二人喘息着、忍受着、歇息着……

真由美开始蠕动着被捆绑的身躯向美智子身边挪蹭,艰难地把身体仰在美智
子俯卧着的身上,希望美智子解开颈后的活扣。

美智子双手被捆得都麻木了,发木的手怎么也摸不到活扣的绳子头,倒忙出
了几身汗。没办法,真由美蹭下美智子的身躯,俯卧在床,望着美智子向自己身
后甩头示意。美智子明白了,这是叫自己到她身上去解绳子。美智子也和真由美
一样,几经艰难仰躺在真由美身上,发木的双手艰难地摸索着……终于摸到了,
活绳扣被拉开了,可以松绑了。

真由美解开自己被捆绑的双臂后,不顾解开自己其他的绑缚,爬到美智子的
身后解开了美智子被捆绑的麻木的双臂,摘下堵嘴布,深深地喘了几口气:「行
了。其他的你自己解吧。」

二人艰难地用发木的双手各自解着自己的捆绑……除下堵嘴布……二人好像
商量好了似地,奔向雪柜,翻找冷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