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性事(十二)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第23章
  给Helen安排了一下工作,我瞅着个身边没人的空给Jasmine打了个电话。
  “喂。”,话筒里传来Jasmine的声音。
  “我呀。”,我笑了,她应该很高兴听到我的声音吧。
  “谁?。”
  我登时有些挫败感,“不会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吧?再想想。”
  “Don?。”
  “对啊。”,我吁了口气。
  “噢…你好…怎么显示你从内部分机打来的啊。”
  “我就在楼上啊。”,我笑道,“来出差一个星期。”
  “噢。”,她的声音出乎意料的平静,可能身边有同事不太方便吧?
  “晚上一起吃饭吧?。”
  “嗯…不了…我晚上还有事。”,她吞吞吐吐地道。
  我满腔热情顿时被泼了一盆冷水,愣了愣道,“噢…呃…那下班前我们去楼下喝杯咖啡?。”
  她好像也觉得不太好意思,“…好吧。”
  …
  坐在Jasmine对面,我心情复杂地看着她。
  “你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我试探地问道。
  她低着头啜了口面前的拿铁,片刻道,“没有。”
  我心里一阵不舒服,“那为什么不跟我吃晚饭?。”
  “我晚上有事。”
  “那明天晚上也行。”
  她沉默了。
  “你不喜欢我了么?。”
  她听我这么问,眼圈忽然红了,虽然笑了笑,却仿佛比哭还辛酸。
  我见她如此心里也颤了一下,柔声道“怎么了?。”,说着伸手去握她的小手。
  她避开了我的手,深吸了口气方盯着我道,“自从你上次走了以后,一共发了五个短信给我,没有一个电话,现在你突然出现,还问我我是不是不喜欢你了?。”
  我登时恍悟,却被问得哑口无言。
  她接着道,“我知道你有很多女人,我也没有痴心妄想可以占有你,可我总以为你可以分给我一点关心。。”
  我想为自己辩解,却觉得说什么都很苍白。
  “我问你,如果我要你经常打电话给我,晚上我寂寞的时候也可以打电话给你,这要求过分吗?。”
  我无声地摇摇头。
  “那你做得到吗?。”
  我迟疑半晌,“我可以打电话给你,但我有女朋友了。。”
  她凄然笑了,“我知道,可你连骗我哄我都做不到。。”
  两个人默默地坐了半晌,“我们走吧。”,她忽然说。
  “好吧,要不你先走,别让同事看见我们一起上去。。”
  “嗯。”
  望着她依然令我心动的长腿迈着步子消失在电梯口,我知道我失去了她。虽然缘分本来就如浮萍,但心中还是有抹不去的歉疚和失落。
  晚上一个人在酒店的房间,无心出去眠花宿柳。枕着手臂躺在床上,按着顺序把人生中经历过的激情在脑海中重温,夹杂着微笑与惆怅。记忆止于美丽的静,忽然好想她—只有她才真正属于我的,只有在她面前我才不用小心翼翼地隐藏自己的真实感受,免得影响对方跟我上床的概率。
  拿起手机拨通了静的号码,铃声一阵阵地响着,让准备好第一句就说“我爱你。”的自己很有些失落。十多响后,我闷闷地挂了电话。
  …
  第二天晚上西安分公司的老总请吃饭,灌了半醉,几个年轻人说继续下半场,七八个男女嘻哈着就找个夜店弄了个卡座。我见Helen坐定,下意识地便抢先一步坐在了她身边。
  随着骰子的滚动,一瓶VSOP混苏打很快被瓜分,我倒不是没意识到有些失控,但大家这么高兴,喝就喝吧,反正Helen喝得也不少,嘿嘿。
  她今天穿了个针织衫,胸部说不上大,但那柔和的曲线还是很诱人。刚来的时候裙下的双腿还并得紧紧的,几轮之后警惕也没那么高了。连我凑在她耳边说笑话,她也完全没有介意。
  正高兴着,手机响了,我见是静,忙从人堆里走出去接,“喂喂?。”
  静听我背景那么吵,就嚷嚷开了,“好啊,我不在你就自己偷偷玩。。”
  我笑道,“公司领导请客嘛,昨晚打给你你又不接。。”
  “我没听到,洗澡呢。。”
  “杭州怎么样?。”
  “还行吧,我们跟客户在吃饭。”,静忽然三分羞涩七分得意地笑了,“有一个客户的小朋友说我长得像明星哦。。”
  “他想干嘛?。”
  “人家夸我就一定想干嘛啦?。”,静不满地道,“又不像你!。”
  我心想我还不比你了解男人,“好吧,回来慢慢听你说。。”
  “死人,有的玩就不想跟我说话了是吧?。”
  “哪里,太吵了听着累。。”
  “好吧好吧,bye。”
  回到人堆里,我看时候还只有十一点,就叫服务员加了瓶酒。大伙儿干了一杯,我借着酒劲儿说咱们玩撕纸游戏吧。他们几个都不明白,我就扯了张纸巾让右手边一比较豪放的女生叼了,伸嘴过去撕咬了一条下来。他们哈哈笑了说好玩就玩这个。我原先还担心Helen不玩,见她笑了居然没做声,心里不由暗喜。
  因为是我发起,当然就从我这开始,我说这次往左转,也就是Helen这边。她听我这么说,见我叼了片纸在嘴里,面色略有些尴尬地瞅了我半晌,才小心翼翼地凑过嘴来,我眼睛虽然斜望着别处,余光却看得见她的脸颊离我的嘴唇只有几公分的距离,一阵淡淡的香水味更让我心猿意马。好不容易她咬了一片下来,却只有硬币大的一块。她左面的男生作势要过来啃,她马上娇笑着投降了,在大家的笑声和怂恿中喝了一口。
  这样一轮接着一轮,喝高了又轮流去跳舞。等第二瓶见底,大伙儿基本东倒西歪了。恍惚中我只记得Helen醉倒在沙发上,我指着她跟几个男同事哈哈大笑…后来我拍拍她说喂醒醒,她咿咿呀呀地挥动着手臂也不知说些什么…再后来就是我踉踉跄跄地把她扶进了出租车,大着舌头跟司机说了句香格里拉。
  喝了酒色胆真就大。我见Helen醉眼惺忪,用手轻轻一拨,她就无力地靠在我肩头。我一手环了她有些骨感的肩,一边就着车子的颠簸轻吻她的额头。第一次和她这么亲热,心里有种夙愿得偿的满足。她忽然嘟囔了一句,“你好讨厌哦。”,一手无力地推了我一下。我听她口气,不满中倒有三分撒娇,不由狂喜,反而一手掂起她的下巴,低头向她嘴上吻去。她挣扎了片刻,却被我箍住了闪避不得,身子便没了力,任由我品尝两片香唇,只是抿了嘴毫不配合,亦不让我舌尖突破。虽然如此,我还是吻得心花怒放。
  此时此刻,当然是乘胜追击的好机会。我口舌百般挑逗,腾出左手握住她的一只小手,见她没躲,趁势往她的上臂摸上去,虽然隔着衣料,也觉触手温软。来回间故意让虎口蹭及她胸前隆起,又不露痕迹地移开,挤压她保持镇定的空间,却不给她足够理由反对。这动作幅度在平时当然大一点,不过现在看她的状态,应该不会清醒到要发作。实际情况也果然如此。其实我也喝得七分醉了,但总算男人的本能还是让我知道该怎么做。见她动都没动,我继续吻她分散她注意力的同时,大了胆用拇指边的掌心抚了一下她的半边乳房,虽然隔着衬垫,略略也能感受到那娇嫩之妙。她感觉到了我的动作,用手来挡,我却已挪开了手。我见她仍没有强烈的反应,索性一手杀个回马枪,结结实实地握住了她的左乳。她呀了一声,脑袋便要逃开,却被我一手箍住了走脱不得。小手无力地推着我,但完全无法摆脱乳房被我肆意揉搓。我见她虽然挣扎,却没有发飙,也可能太醉了,正要好好调戏她一番,却听司机冷冷地一声,“到了。。”这才惊觉车已停在酒店门口。我登时清醒了几分,有些尴尬地付了钱,费力地把Helen扶下了车。
  她在我的搀扶下踉踉跄跄地走进酒店,我感受到身边服务生和前台小姐异样的眼光,搂着她进了电梯,没问她就按了我房间的楼层。
  “我不住…七楼。”,她的头靠着我,我想如果我不扶着她,她肯定会软倒在地上。
  “我知道。”,我得意地微笑,轻吻她的额头。
  电梯门叮地一声打开了,她却轻轻挣脱了我,摇摇晃晃地靠在电梯里的墙上,摆首道,“我不去…。”
  我哪容得了她多说,一把拽了她就往外走,温言道,“别让酒店的人看了笑话,放心我一定不会逼你做你不想做的事。。”…当然会是诱奸不是强奸…
  连哄带骗地把她拉扯进了房间,给房门拉上铰链那一刻一股得意油然而生。
  转身轻轻地把她推靠在墙上,我捉住她两只手按在身侧。她斜了脸不看我,我却不由分说地吻了上去,她的嘴唇一闪,我便趁势亲了她的脖项,她嗯了一声又把脑袋转了回来,这下却被我候个正着。交缠间两个人的呼吸都变得粗重,我一手从她裙底探了进去,她伸手阻止,却挡不住我的一股蛮力,缓慢而坚定地移向她的臀部。肥厚的肉感落入掌中,我心中的征服感越来越强,边有些粗暴地强吻着她,边用另一手握住了她的乳房。
  “不要…。”她挣扎着,短暂地躲开我的嘴唇,又被我嗪住…
  “不行…你…唔唔…我喊人了!。”换了平时我可能会怕,可现在我的胆子大的要命。听她这么说,我反而笑了,手上放缓了动作,却突然弯腰一把抱起了她往床边走去。
  “你…你干嘛…放我下来。”她扯着我的衣服,扭动着要逃,却终究没喊大声。
  我轻轻地把她放倒在床上,在她翻身滚逃之前压了上去,凝视她坏笑道,“你喊呀。”
  她仍然惺忪着眼,斜睨着我咬着下唇,脸上的表情看不明白,胸脯微微起伏,“你平时就这么欺负女生的?。”
  我听她语调里似乎没有厌恶,凑近了她的脸微笑道,“平时有人敢这么欺负你么。”
  “没有!。”她不假颜色地脱口而出。
  “你生气的样子好迷人哦。”,我调笑道…这样你总不能再绷着脸了吧…
  她一时有些转不过弯来,噎住了不知该说什么,没等她开口我就盯着她的眼睛柔声道,“我喜欢你。。”
  她跟我对望了一眼,把脸转向一边道,“你跟每个女生都这么说,当我不知道吗?。”
  我心下暗喜,她没说她不喜欢我,她在表达她不敢相信我对她有真心真意。
  “不是每个女生我都会带回酒店房间。”,我边说边用轻吻挑逗她的手背,“你不觉得自己很吸引人吗?。”
  “你敢说你跟Nikki没有什么?。”她冷冷地看着我问道。
  我一时语塞,反问道,“她跟你说了些什么?。”
  “她说你很花心,叫我别理你。。”
  我心下恍悟,怪不得她一直都对我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原来有人拆我的墙角,不由笑道,“哦,她跟你这么说啊?那你还在飞机上故意坐我腿上?。”
  她瞪大了眼道,“我哪有?!。”
  我哈哈笑道,“第一次在地铁上就当你不小心,这不可能第二次又是巧合吧?。”
  她急道,“我…你…我才没你那么不要脸!。”
  我耍无赖地道,“好,那我就不要脸给你瞧瞧。”,说着整个人压了上去激烈地吻她。
  “唔…。”她挣扎扭动着,乳房却瞬间沦陷在我手里,大腿也被我的膝盖顶入分了开来,我的下身隔着衣裤在她阴阜处摩擦着,碰撞着,挑逗着…出乎意料地,她开始回吻我,双手也从推拒反而抓住了我的头发。我心里一股热流,心道终于上钩了,边继续吻她边伸手解她的衣扣,没等全解完就急不可耐地拉下半罩,露出她大半个乳房。她身上要紧处突然暴露在我眼前,不由闭上了眼,下一刻那点嫣红已落入我口中。她身子一颤,深吸了口气,扯着我头发的双手登时松了,只轻轻搭在我脖子上。
  我口中品着她的乳头,手上动作不停,解了纽扣,又弄开了她胸罩的背扣,推上去忙里偷闲端详了一下她的乳房,只见两团鸽乳不算很大,但肌肤细腻,乳头颜色较浅,高高翘起。顾不得多看,又埋头在两堆软肉里左右逢源起来。她上身的衣衫既解,我右手便伸入她胯间,隔着薄薄的内裤在肉缝处一撩,惹得她双腿往里夹了夹,嗯了一声。我听她的嗓音里颇有快感,便摸索着阴蒂和阴道口的位置着意挑逗,不一会儿便觉得布料隐隐有些潮了。我犹怕她还未完全放开,拨开她内裤裆处又直接在她的娇嫩花瓣间撩拨了一阵,直到淫水湿滑了她整个阴户。
  见时机成熟,我起身抬起她的两条触手粉嫩的肉腿,扯下她的内裤,又三两下解了自己的裤子。她默默地任我施为,半睁着眼也不知是不是在瞧我。为了怕她忽然清醒反对,我连上衣都来不及脱就扑回去将下身凑了过去,却苦于喝多了酒,蹭了几下都无法勃起。
  我心里有些焦虑,拉了她的手让她握了我的下身,细嫩的触觉相当舒服,但她只是握着一动不动,我想让她手上用些技巧,或者帮我用嘴,却怎么也说不出口。正尴尬间,她却开口轻声道,“别闹了,我们睡觉吧…。”
  我心下万分不甘,此时却无从反对,不由心里暗叹,从她身上翻了下来,掀开被子两个人裹了搂在一起。
  “我喝了酒…。”我有些屈辱地喃喃道。
  “活该。”,她温柔地贴着我的胸膛轻笑道。
  “Nikki说了我好多坏话吧?。”
  “对啊,她说你有好多女人。。”
  “那你今天还跟我这么亲热。”,我伸手在她腰上拧了一把,调笑道。
  她哼了一声,半晌道,“可她后来又跟我说她想应聘做你的助理,我就明白她其实只是怕我喜欢你,所以故意在我面前说你的坏话。。”
  我心想女人间的友谊还真是那个什么,不过我终于理解了这个女人为什么今天接受了我,虽然是借了酒精的助力。
  躺了一阵,说得几句话,我起身去洗了个澡。裹着浴巾走回来的路上,想起手机还没关。拿起来一看有个静12点发来的短信,“老公我喝醉了,有帅哥说要送我回酒店哦。”,我心中一闷,有些烦躁,却立刻又幻想起来…
  …静会不会被别人占便宜呢…就像我今晚对Helen做的那样…会不会晕乎乎地被搂着亲嘴,被男人的手伸进衣服里摸她那对浑圆娇嫩的乳房…甚至被他骗上床衣衫尽解,被他饱览她那身美肉,在无力的挣扎中被占有,成为别的男人艳史上的得意之笔…
  正想得出神,我忽然意识到自己的下身已高高昂起了头,我转头看看被子里昏睡的Helen,扔下手机走过去掀起了被子…
第24章
  被子里的Helen一丝不挂,随着被子被掀开的一阵凉意啊了一声睁开了眼,瞬间被我压在身下。雨点般的吻落在她的脸庞脖项,她生涩地承受着…我的嘴唇渐移渐下,终于含住了她的娇嫩乳头,用牙齿轻轻啮咬,肉肉嫩嫩的象酒酿里的小圆子,被我的舌头撩动,勾起她一阵呻吟。意乱情迷间,我一手握了肉棒,在她肉缝间捣了几下便找到了那通幽曲径,缓缓顶了进去。
  “轻…轻点…。”她蹙了眉双手扶住了我的腰。
  我小心翼翼地一点点深入,当整个长度钻进她体内,感受到完全被包裹的紧迫感,她的一声娇吟让我仔细看着身下的女人,心里充满了征服感。
  …我的猎艳名单上又多了一个…多少个了…十一,还是十二…等下再算…
  我在床上不是个自私的人,快感被两个人分享才会加倍。我温柔地和她接吻,下身缓缓进出,给她充分的机会适应。
  “可以了…。”
  艰涩感渐渐转为滑腻,她的凝神屏气也在不知觉中化为些许呻吟。
  我加快频率和幅度,通过肉杵传来的快感,品味着她的膣腔和静的不同。静的阴道如身材娇小,略浅而紧凑。她的则花径幽深,裹迫感相仿,但淫水仿佛蜜液般滑腻,让我的肉茎在大力抽插中隐隐发麻,竟是说不出的舒服。
  做爱中两个人的感受往往相通,她闭着眼喘着,一声颤音后含糊地说了句,“好舒服…。”
  虽然只是轻轻的一句,但这无心的表白对我却是莫大的鼓励。我心头热情涌动,变化着频率时浅时深地挑逗刺激着她,更在她无从预计的时刻给她一棍没根的冲击,当技巧升华为最纯粹的肉欲碰撞,她睁大了眼抓紧了我的胳膊表情复杂地盯着我的眼睛,伴随肉体的分合,性的激情澎湃地充斥大脑。
  这个女人几个小时前还是和我清清白白的同事,但现在她被我脱光了让我的生殖器肆意进出她最私密娇嫩的部位,想到这里就好受不了…“说肏我!。”我喘着气命令道。
  “…肏…我…。”她的表情分不清是痛苦还是快乐,但当女人在男人身下,服从便成为本能。
  我平时都很小心,但不知为什么这一刻我好想完完全全地占有这个女人,用最原始,最本能的方式。
  “让我射进去好吗?。”我粗声问道。
  她闭着眼不答。
  “好不好?。”我重复了一遍问题,下身的快感已经达到临界状态…
  仍然没有回答,但她丝毫没有躲开的意思,这默许已足够。
  我咬住她的脖项,所有的欲望转化成难以抗拒的快感在此刻爆发,闷声吼叫着,我把精液一股接着一股尽情喷泻入她体内。她也似有所感,死命抱住了我在我耳边喊道,“给我…给我!。”
  从此她中有我。
  她接受过我男人的种。
  真的好有满足感。
  我头还埋在枕头里大口喘着气,心里已经得意得想笑。
  刚刚被征服的女人,多了几分忐忑的温柔,她娇柔地躺在我怀里,在我的轻抚中沉默半晌,忽然道,“好累…我先睡这里可以吗,明早我再回房…好懒不想出去…。”
  我笑道,“两个小时前不想来,现在又不想走啦。。”
  她见我不像不耐烦的样子,似是松了口气,撇撇嘴道,“切,看你得意的。。”
  我坏笑道,“想了好久的美女第一次跟我上床,就让我在她身体里播种,我怎么会不得意。”
  她嘤咛一声,伸手拧了我一下,两人笑闹着,一股甜蜜的气氛更拉近了两颗心的距离。
  …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虽然极力掩饰,但她偶尔飘过来的眼神,还是让我嘴角不由自主地挂着微笑。中午吃饭的时候,趁没人我递给她一盒偷偷买的毓婷,她红了脸攥在了手心里。
  不过我也没忘记静昨晚给我的意外刺激,我越来越想知道,在我征服别的女人的同时,静有没有被别人占了便宜。
  好不容易快下班时瞅了个空,走到门外给静打了个电话。
  “诶,等下啊,。”听筒里传来静略显窘迫的声音,然后是高跟鞋踩在大理石地板上空落落的回声,“嗯好了。”
  “干嘛,不方便啊?。”
  静轻笑一声,“对啊。”
  “怕被谁听到?。”
  “客户呗。”
  “怎么,男朋友打电话来不行吗。”
  “怕人家吃醋嘛。”,她吃吃笑道。
  我一听假意凶道,“我靠,谁吃醋,凭什么吃醋?。”
  静不无得意地道,“我在这里可是很受欢迎哦…。”
  “啧啧…对了,昨晚怎么回事,有没有背着我干坏事。”
  静嘻嘻一笑,似乎有点不好意思,“回来再跟你说。”
  我见她吞吞吐吐,心里一阵翻涌,忙追问道,“被人家弄进去没有?。”
  静一听嗔道,“什么嘛,净瞎说!。”
  我听她否认,有点放了心,却又隐隐有点失望,“哦,那干嘛拉?。”
  “偏不告诉你,想听晚上打电话给我!。”
  我盘算着晚上如何腾出时间来,“好吧。”
  “我先回去了,拜拜。”
  下班一起和Helen吃了晚饭,我跟她说有点东西要赶,晚点去她房,她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嘿嘿,打铁就得趁热。
  我回房就拨通了静的电话,却没人接听。连拨了两次都是,索性去洗了个澡。幻想着静昨晚的故事,洗下身的时候硬得什么似的。
  第三次拨,终于通了。
  “老公…。”,静嗲嗲地喊了一声,“等下让我躺床上跟你说。”,耳边传来衣被的悉索和她娇慵的哼声,“嗯,好了…。”
  “躺被子里啦?。”
  “嗯。”
  “穿衣服了吗?。”
  “唔…就穿了条内裤。”
  我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静半裸的雪白躯体,敏感的肌肤和被子织物直接的摩擦,两条粉腿交缠紧并…
  “小骚货,老公不在自己弄那么性感干嘛?。”
  “勾引男人呗。”,静说完自己笑了。
  冷不防被静来了这么一句,我不由愣了愣,没想到她会这么大胆。
  “我操,昨晚被人家挑起来了是吧?。”我试探道。
  静拖长音嗯了一声,浪声道,“老公你不知道…人家被挑逗得好幸苦…好不容易才给你守住的哦…。”
  我一听鼻血都快流出来了,下身更是立时撑起了裤子,“来说给我听听。”
  “真的想听我被别的男人欺负吗,老公?。”,静完全知道我的癖好,不放过机会地逗着我。
  “嗯。”,我重重地道,气息已粗了。
  静的嗓音似乎有些微微颤抖,“为什么想听?。”
  “我喜欢你被别的男人挑逗…把人家怎么勾引你,占你便宜,一个动作、一个动作地说给我听,比我自己玩你还过瘾。”,我说得自己也动了火,只觉口干舌燥,嗓子也有些哑了。
  静在话筒那头一声轻叹,“你真变态…好吧…昨晚我们和客户吃饭喝酒,有个小帅哥,就是说我像电影明星那个,一直坐在我边上,跟我喝酒…。”
  “多大的小帅哥呀。”,我插嘴道。
  “其实…可能也就比我小一两岁吧…长得还不错,有点象古天乐。”,静笑了笑接着道,“喝到后来我和另外一个女生就晕了,他就说送我们回家…我当时就觉得有点那个,可我真有点喝醉了…后来他就把另外那个女生先送回家了,然后才送我到酒店…。”
  “车里他碰你了吗?。”
  “没有…。”,静似是回忆了一下,“车里他还装得挺绅士的…到了我说我自己上去,他硬不让,说我喝多了他扶我上去。。”
  “这么老套。”,我有些不屑,又有些期待地插嘴道。
  “我走路也不太稳,就没坚持了,而且…。”静说到这里,拖了个长音顿住了。
  “而且什么?。”我明白这里有玄机,接口问道。
  “你别生气哦…我也不知道怎么的,可能喝酒真的会乱性…我有点好奇,想看看他会对我怎么样…。”静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低,最后不好意思地嘻嘻笑了。
  “我操!这还能怎么样。”,我嘴上骂着,心里却一阵激动,静居然已经这么淫荡了。
  静听我话里殊无怒意,接着腻声道,“我也不知怎么的,就是忽然有种冲动…他扶着我进了电梯,就很自然地轻轻搂着我…我浑身好像都没力气,就觉得心里怦怦跳着。。”
  “那电梯好像上了很久…然后门开了,他还搂着我,问我住哪间,我还好喝了酒,不然可能都不好意思说话了…。”
  “然后我说了我房间号,他就牵着我走到门口让我开门,我这时有点怕了,心想我可不能做对不起你的事。。”
  “我靠,勾引了人家,现在打退堂鼓拉。”,我笑骂道。
  “我没有,是他主动的…。”
  “好了好了,继续说。。”
  “我边拿房卡边说不用送了你回去吧,他根本不理我,接过房卡就开了门,把我半推半拽进了房间…门一关他就抱住了我亲我…。”,静声音有些颤抖,清了清嗓子接着道,“我就躲着不让,还推他,可是他力气好大,怎么也推不开…。”
  我听得心潮澎湃,这简直就是我房间里昨晚故事的翻版,只不过女主角是我的未婚妻,男主角却是别的男人,“跟他亲嘴了么?。”
  “…有亲到吧…不过不是接吻那种…我一直在躲…。”
  “他摸你了吗?。”
  “他想摸我的胸…我没让…。”
  “你不让他就不摸啦?。”
  “嗯…不是…他就改摸我…大腿…。”,静挤牙膏似地描述着,反而让我有种一点点揭开画面的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