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听雨声(二)作者:笨死的猪_乱伦文学_激情都市,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作者:笨死的猪
字数:5888
前文:thread-9149672-1-1.html
  ***********************************
  有人问这篇文章到底是绿母还是乱伦,又或者是两者皆有?其实小弟在构思
这篇文章其实也只是想了一部分剧情,至于是绿是乱真的没考虑过。大家可以在
回复中留言,我会认真考虑的。
  文章分类之所以选「绿母」,只是我当初不确定随便选的,不代表我后面会
写绿文,所以大家可以积极发言说说自己的希望和看法。
  还有根据上一贴的读者反应,「妈妈」的名字太男性化了,所以已经更改为
「林语婷」。
 *********************************
  「呵欠~~」
  「嘿嘿,中午是不是又打飞机了?」
  章立涛一脸淫笑地对着昏昏欲睡的我说。
  虽说我们几个之间并不避讳这个,但又怕他八卦起来追问我看什幺片子撸的
那就麻烦了。
  「处哥怎幺还没来?快上课了。」
  我不理会章立涛的调笑半真半假地关心起徐亮。
  「铃铃铃~~」
  「哝,这不来了。」
  伴随着上课铃响徐亮低垂着头快步走进教室坐了下来,我隐隐间好像还看见
徐亮眼睛红了。
  「处哥好像哭了。」
  「真的?!我去看看。」
  章立涛和徐亮的座位是前后桌的关系。
  章立涛回到座位后和徐亮说了几句,但徐亮却一直低头不语,章立涛见他不
说也不再追问,我心想可能是徐亮自己个人的私事所以不愿意说出来。
  就这样又是趴在课桌上无聊地过了一节课。
  「处哥,放学要不要去网吧撸两把?」
  我走到徐亮的位置上对着沉默的他半开玩笑地说着。
  徐亮沉默了一会继而转向我阴沉着个脸沉声说「你们两个跟我来。」
  说着就起身走出教室,我和章立涛对视一眼心知出事了我俩随着徐亮来到了
楼下的一座亭子里。
  「到底出什幺事了?」
  章立涛急切地问着徐亮,徐亮涨红着脸犹豫了好一会终于开口「我被人打了。」
  这几个字虽然小声但听在我和章立涛的耳中就像身边爆炸一样嗡嗡作响,一
时让我们反应不过来。
  「刚才快到松林桥的时候,被几个人拦住,他们……就把我打了……」
  徐亮说到后面有点哽咽。
  松林桥那个地方我知道平时就会聚集一些不三不四的人,而且我猜测那几个
人肯定不是把徐亮打了这幺简单可能还做出侮辱他的事情,但我却不好开口询问。
  「操他妈的!他们为什幺打你?!」
  「是刘康找来的。」
  「刘康?!你怎幺知道是他?」
 我虽然像章立涛一样心中怒火冲天但听到刘康的名字还是竭力保持一丝清醒
  。
  「带头的那个混混叫我告诉阿涛和你,让你们放学到老庙解决早上的事情,
三对三,如果不来以后就躲远点。」
  听完徐亮的转述我也基本确定就是刘康,指名道姓找我和章立涛而且还是有
关早上的事情的也只有刘康了。
  「操他妈!还等他妈的放学!现在就去揍死那个傻逼!」
  「现在去找他又能怎幺样,又没人证明是他做的,到时候动手打人搞不好还
要被开除,既然他都选好地方了,我们放学就去见见他。」
  我冷静地制止住了即将暴走的章立涛。
  「铃铃铃~~」
  听着上课铃声响起我们三个先回到了教室,回到座位后我给易航发了个短信,
简单告诉他事情经过让他放学后和我们一起去。
  徐亮是一个标准的游戏无敌的宅男战五渣,到时候帮不了忙不说搞不好还成
累赘,所以我并没有打算让他一起去。
  带着急躁和不安终于等到了放学铃声响起,我们来到校门口和等候多时的易
航汇合。
  「到底怎幺回事?短信里也没说清楚。」
  易航询问说,于是我又将事情始末从头说了一遍。
  「妈的!待会非揍死那个傻逼不可。」
  「这会不会是陷阱?说不定他们不止三个人。」
  易航气归气但仔细一想还是说出了他的怀疑。
  「这个我已经想过了,到时候处哥在外面别进去,一有情况就打电话报警。」
  我为防万一也早就想好了对策,又仔细商量了一下待会的安排部署我们就往
老庙走去。
  老庙是老街偏角的一所废弃小庙,庙里的牌匾、神像都已经残破不堪所以也
没人知道小庙的名字,据说庙里还死过流浪汉所以即使是附近的居民平时也很少
会来那,但这也大大方便了像我们这样的好事之徒解决一些问题。
  老街距离学校并不远我们不久就到了老庙附近。
  「处哥,到时候一有情况就赶紧报警。」
  「嗯,我知道,你们小心点。」
  毕竟小命要紧在进去之前我还是再三嘱咐徐亮,带着愤怒和小心我和章立涛、
易航走进了老庙。
  「操!是不是来早了,那傻逼还没来。」
  「那刚好,我们可以准备一下。」
  「你们来的倒挺早的。」
  正在我和章立涛说话的时候门口出现了八九个流里流气的小混混,我一看就
知道情况不对但还是壮着胆子问「你们是谁?」
  「操他妈!打死他们!」
  带头的那人二话不说就招呼手下动手,此时我才看清他们个个手里都拿着手
臂粗的木棍。
  虽然我们三个平时没少打架,但都是在一对一单挑或是双方摆明车马炮的情
况下,现在对方人数远比我们多还带着家伙,而且看起来手下还都是有两下的样
子。
  说时迟那时快,一个小混混手拿一根木棍就向我的头部横扫过来,我本能地
竖起右臂咬牙一挡同时右腿踢向他的小腹,那人中我一脚抱着肚子后退而我的右
臂也被打得有些麻痹。
  于此同时两根木棍竟从左右专攻我的手臂,我全然不顾直接冲向刚才中腿的
那个混混,抡起拳头不顾死活地一通猛打,这幺多年的打架经验告诉我在以少敌
多的情况下,必须抓住一个往死里打其他人才可能心存畏惧不敢动手。
  但我想错了他们似乎并不在意同伴死活,木棍依旧在我的手臂和大腿不断地
招呼了,「啪」地一声脆响随着木棍的折断我也因抵挡不住手臂疼痛滚翻在地上。
  此时我才看到章立涛、易航那边也都是一面倒的情形,他们本来就人多加上
分工明确他俩完全没有还手的机会被死死缠住。
  「够了,走!」
  带头的那个似乎看打得差不多了突然喝声制止了其他人,他们有条不紊地迅
速收拾东西离开了老庙,确定他们离开以后我紧绷着的肌肉一下就放松了。
  「嘶」
  手臂上的疼痛让我倒吸一口凉气,「呃~我手断了!」
  我才发现我的右手竟然变得毫无知觉,章立涛和易航听到我的惊呼都傻了眼
反应过来后两人架起我赶紧走出了小庙。
  走到和徐亮分手的地方才发现徐亮竟被手脚捆绑起来躺在了路边,嘴上还被
贴上塑胶封条,地上有一个被踩烂的手机而他衣服也有好几个明显的脚印。
  由于担心我的手臂的伤势大家也顾不得仔细询问了,帮徐亮解了绑以后我们
赶紧到街口拦了一辆出租车就往最近的荆云大学附属医院赶去。
  「你要是身上再多包两圈就快赶上木乃伊了。」
  易航他们几个对着手臂打着石膏左脚包着厚厚纱布,此刻正躺在病床上的我
调笑道。
  「妈的!这回真是吃了哑巴亏了。」
  大家笑完以后再想起刚才的事情不由怒从心起。
  在车上易航向徐亮了解了一下当时分手后的情况,原来我们前脚刚离开,那
几个混混就从山后面的斜坡上悄悄跟了下来,还没等徐亮反应过来他就被封了嘴
巴给绑起来了。
 等他们从老庙再出来的时候看见徐亮挣扎地去拿手机就上前一脚把他的手机
  给踩了个稀巴烂,其中一个混混临走时还往他身上踩了几脚,这件事想来就
让人火大。
  「对不起,我……」
  「关你什幺事啊,那个刘康就算不找你也会找上我们的。」
  「操!处哥你还当不当我们是兄弟了,说什幺狗屁对不起啊。」
  不等徐亮说完后面的话我们就抢白安慰他说,「班主任就快来了,大家到时
候别说漏嘴了。」
  我们几个在医院思前想后总算把整件事情大概推敲了出来。
  刘康因为早上的事情想找我们晦气,所以就找了最好欺负的徐亮下手并且让
徐亮带话。
  他算准我们会赴约就故意把地点定在没什幺人经过的老庙,这样就算有打斗
声也不会被人发现,而这整件事最阴险的地方是刘康他至始至终都没有露面,他
找来的混混也没有半点透露出这件事是刘康指使的。
  所以当他们打算报警把整件事说出来的时候被我制止了,并非是我大发善心
想给他们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而是因为那群混混虽然打斗凶狠但却很会找地方
下手。
  除了我因为是重点围攻对象所以右手脱臼,左脚踝有轻微受伤以外,其他人
一直是被小混混死死缠住只是争斗时受了点皮外伤而已。
 而且我看那群混混除了带头的那个以外差不多都是和我们一样大的未成年人
  ,就算抓住也只是关几天而已。
  况且其中的关键问题是一旦报警学校一定会知道,我们在校外和人约架无论
谁对谁错都可能会被开除,而刘康却可以找个借口撇得一干二净,所以这个哑巴
亏我们是吃定了。
  但我现在这个样子肯定是瞒不住了,所以我和易航他们反复商量确定好了另
一套说法说给警察和杜敏听。
  就说我们几个在一起回家的路上,路过政廉街那家相宜旅馆的时候遇到一群
飙车的非主流,和他们发生了口角没想到他们突然从车上拿出了钢管、木棍之类
的器具就和我们打了起来,后来就受了伤。
 之所以说是发生在政廉街的相宜旅馆是因为那里一片都属于预定拆迁的范围
  ,所有住户都已经搬出去了,根本不会有人看到当时那里有没有人打架,而
我也不相信那群警察会浪费大量的精力为我们去找当时的路人求证。
  至于人物、特征、车子都是瞎编乱造的,这样一来基本上就会成为无头悬案
而不了了之。
  大家背好供词就给警察打了电话,两个民警照例询问了一些相关问题给我们
做了笔录就离开了病房。
  「吱」
  没过多久病房门又被打开,杜敏一脸神色慌张地快步走了进来没想到后面还
跟了妈妈,「你们有没有怎幺样?这到底怎幺回事?!」
  杜敏急切地向章立涛他们询问道,章立涛就把之前的供词又重新说了一遍。
  「你们真是太不懂事?和那些人有什幺好争的,他们不要命你们也不要了。」
 虽说是责怪但大家也都听出了杜敏言语中的关心所以都像犯错的小孩一样傻
  傻地站在那里挨批。
  「你……你有没有怎幺样?哪里不舒服没有?」
  进来以后一直没说话的妈妈终于开口向我询问起了病情。
  「没什幺事情。」
  由于长久的矛盾加上中午的冲突我面对妈妈突如其来的关心显得很是尴尬。
  「还说没事,都打石膏了,让我看看。」
  说着妈妈就站在我床边弯下腰来查看,她今天穿了一身蓝色短袖衬衫加清凉
的直筒包臀短裙。
  不知道什幺原因她的衬衫第一颗纽扣是开着的,如果是站姿并没有什幺不妥
但当她面对我弯下腰时,我顺利地从那狭窄的领口看见了大片肥白香嫩的乳肉,
再加上如此静距离地接触,我仿佛还闻到了淡淡的乳香,随着思想神游和感官的
刺激我的肉棒开始不安分地充血涨大。
  「怎幺了?是不是哪里难受?」
  「没有……没什幺。」
  大概是听到我沉重的呼吸声妈妈忽然抬头关切地问我,第一次这幺心平气和
这幺近距离地看着她那清秀的面庞,第一次听到她那软绵绵的轻声细语。
  我开始发觉脸部有些燥热起来,当我试图转移注意力目光移向别处时发现章
立涛、易航、徐亮他们三个都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妈妈翘起的臀部。
  我的目光也顺着妈妈的脊背往她的臀部望去,因为脚上高跟鞋的高度和它的
提臀效果加上要俯下身看我的伤口,所以妈妈此刻的动作完全像片子里的那些女
优翘起肥臀等待后入撞击的样子。
  我只是从背部和臀部构成的曲线去想象就已经有所反应,更别说易航他们直
观地从背后把妈妈的臀部尽收眼底是什幺感受了。
  「吱」
  病房门又被打开原先过来录口供的两位民警走了进来。
  「警察同志,我孩子被人打成这样,你们一定要抓住凶手啊。」
  看到民警妈妈站起来激动地向他们诉说道。
  「……嗯,放心。我们已经把资料传回局里,一定会尽快抓住歹徒。」
  不知道那两个民警进门的时候是不是也看到了妈妈那迷人的翘臀,所以一时
大脑缺氧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我突然发现其中一个皮肤略黑的中年民警眼睛死死地盯住妈妈的胸口,对于
刚刚饱览过春光的我来说当然知道他在看什幺。
  妈的,还人民公仆那,就是这样拿你那下面勃起的黑肉棒来照顾人民的?简
单交代了几句留了联系方式后两个民警依依不舍地离开了。
  在他们走后不久,替我接骨的那位医生也跟着进来,他是一个年过半百的瘦
小老头,戴着一副老花眼镜时不时地就会眯着眼,当初要把脱臼的右手接上的时
候真怕他老眼昏花给我彻底弄残废了。
  「医生,我孩子他怎幺样?手臂会不会有后遗症?他的脚怎幺样?」
  「嗯,他的脚倒是没什幺大问题,只是有点皮外伤怕感染了才包扎一下,过
几天就能拆掉了,至于右手臂不止是脱臼还有轻微的骨裂现象,养伤期间要注意
别再磕着碰着,平时炖点猪骨头汤给他补补。」
  面对妈妈连珠炮的发问老医生显得格外的有耐心一一进行了解答。
  「那麻烦医生了,那他还需要住院多久?」
  「不用,他现在就可以出院了,在家的时候小心点就是,过段时间记得回来
复查就是了。」
  听着老医生的话,妈妈一直愁云密布的脸上终于绽开了笑容。
  「那行,我先去看其他病人了。」
  说着老医生就往门外走去。
  听完老头说可以出院我全身好像都畅快了。
  「你们几个还不过来扶我出院。」
  「……哦哦,来了。」
  我的一声呼唤总算把易航他们从无边的幻想中拉了回来。
  「那杜老师我就不回学校了,麻烦你帮我请个假。」
  「没问题,你快带哲霖回去休息吧。」
  在医院门口拦下了一辆出租车我和杜敏、易航他们就分道扬镳了,他们只是
轻伤回去以后还要写检讨而我右手受伤算是躲过一劫。
  一路上妈妈不停地问我难不难受、痛不痛,第一次看到她如此关心我,平时
能言善辩的我竟然不知道该说什幺好,只能一路装哑巴不吭一声。
  过了不久终于到家了,开出租车的是一个肥头大耳皮肤黑黝的死胖子,在妈
妈下车准备扶我下来的时候他竟然殷勤地跑过来帮忙。
  从开车开始我就发现他眼睛老往内后视镜瞟,妈妈穿的是包臀短裙坐在车上
一双白嫩的大腿完全裸露在空气之中,坐姿稍不注意还会把裙底的秘密暴露出来。
  那死胖子趁着扶我的时候眼睛老往妈妈的胸口偷瞄,看他那副猪哥像差点口
水没流出来。
  如果不是我以凶狠眼神示意他,估计他都想把我送到家门口。
  「哎~呼呼~~妈妈都没发现你都已经长这幺大了。」
  由于电梯坏了妈妈刚才一步一步把我扶上了八楼,我手臂受伤不能扶栏杆脚
又怕伤口破裂不敢用力,所以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了她那娇小的身上,现在累的
她坐在沙发上喘着气感慨道。
  「呼~~我还得给你爸爸打个电话,你出了这幺大的事。」
  妈妈突然掏出了手机,「别打!」
  「怎幺?现在知道错了,怕你爸爸揍你了。」
  「我是怕他担心!」
  妈妈本还想挖苦我几句,没想到我情急之下竟袒露内心,她一时之间瞪大眼
睛看着我不知说什幺好。
  而我因为难得的真情流露而感到害羞,强撑着自己用单脚跳逃进了房间把门
关了起来。
  等我进去后妈妈才回过神来,目光柔和地看着我的房间轻声说「这孩子,真
的长大了。」
  紧接着又不知道想到了什幺脸色又变得红润起来。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