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西的美母教师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字数:3875


   「淅淅……淅淅……」

  憋了一阵子的尿的秦树爽快的在妈妈主卧厕所中回忆着刚刚舒爽地操(淫色淫色4567q.c0M)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半软半硬的大肉棒一抖一抖的射出阵阵强而有力的水流,红红的龟头显示着妈妈蜜穴内的小嘴那无穷的吸力,肉柱下垂坠着两颗刚刚清仓的圆蛋。

  『小西那个傻逼还在隔壁苦命的写作业,今天下午还长,应该还可以再操(淫色淫色4567q.c0M)纪姨几回吧!』

  秦树想到这里,再回头看着厕所门外床铺上,彷彿还在回忆着刚刚激战而保持着屁股后翘姿势的妈妈,脑中强烈的征服感化为满满的精力充满了下身的大肉棒。

  妈妈简直不敢相信秦树的大胆,颤抖的大腿显示着尚未离身的快感依然佔据着妈妈的大脑,弯曲的背部的尾端是那翘挺的臀部,女人最私密的部位大喇喇地就暴露在显眼的位置,刚刚张大吃着秦树大肉棒的蜜穴彷彿吃饱似的恢复成了近凑的小口,热呼呼的精液在子宫里欢快的翻腾着,穴内的小嘴像是舍不得肚里的宝贝般紧闭着,只有丝丝过量的白流从阴道口里缓缓流出。

  『我居然在小西跟小琪还在家的时候,跟秦树在房间里做着这种不知羞耻的事情!』

  剧烈的快感所带来的高潮慢慢的将妈妈脑袋的自主权还了回去,刺激之后的羞耻感却再次攻上妈妈的大脑,有点气恼的妈妈想要撑起身子教训秦树,没想到双手一撑,痠软的下半身瞬间将所有的怒火吞噬。

  下身解放完的秦树从厕所里走了出来,胯下的大肉棒一晃一晃的,来到了仍然四肢无力的妈妈身后,望着翘挺的肉臀中间流出汩汩自己千万的子孙,心中一片火热。

  「啪!」

  抬手一个巴掌,在妈妈白皙的臀部上留下了一个浅浅的手印。

  「喔!秦树你……」

  吃痛的妈妈转头看来,眼神里带着忿怒却娇羞的神情,痠软的双手再度尝试撑起身子,秦树见状知道机不可失,双手扶着妈妈的臀,左右膝盖再度与妈妈的双脚平行,决心让妈妈彻底的沈沦在自己的大肉棒底下,腰桿往前一顶,雄赳赳的巨龙又一次的重回紧緻的水潭。

  「秦……树……你先让姨妈……休息……休息一下……套件衣服……嗯唔。」
  蜜穴内传来瞬间的快感冲垮了妈妈的理智,在家随时被发现的危机更增加了妈妈阴道内淫水分泌的速度,快感再次佔领脑袋,愤怒的话语变成了求饶的娇嗔。
  听着妈妈求饶的话语,秦树戏谑的持续挺动下身,低声说到。

  「纪姨,你求我我就让你休息一下。」

  「啪啪……啪啪……啪啪……」

  秦树的声音传进妈妈的脑袋里,配合着蜜穴内大肉棒的均速抽插,像是催眠般降低着妈妈的智商,浅而缓的持续抽插渐渐的让蜜穴深处的小嘴呐喊着,快进到我这来。

  妈妈娇红的脸发烫的像是夏天的火炉,性感的双唇欲言又止,像是不愿屈服的斗士,忍耐着体内火烧般快感的灼烤,纤细的脖子滑动着汗珠。

  秦树在等着妈妈求饶,看着下身的妈妈极力的忍耐,一股巨大的征服感涌上心头,了解到自己的调教之路还十分漫长,秦树决定先放过妈妈,反正下午有大把的时间与妈妈的理智搏斗,先活络一下沉闷的气氛。

  「啊……唔……」

  「啪……啪……啪……啪……啪……啪……」

  慢而浅的抽插让妈妈的下身的搔痒越来越重,脑中的欲望让妈妈心中默默的祈求秦树的深入,才刚想完,秦树就发动了下体的马达,强而有力的次次深入,突如其来的剧烈快感让妈妈的嘴角瞬间失守,妈妈的左手摀住小嘴,右手死死的抓着床单,下身的翘臀高高抬起,迎接着身后大肉棒的征伐。下体的快感席卷脑中的理智,妈妈不由自主地迎合看在秦树的眼里,就是妈妈慢慢沉沦於它所带来的肉欲的最好徵兆。

  秦树脑中与妈妈放浪形骸的生活正要展开,腰间抽送的频率渐缓,弯下身去一把把妈妈娇柔的肉体抱起,一步一插的往衣柜移动,失神中的妈妈享受着股间传来的快感,任凭秦树的摆佈,不知不觉的就走到了衣柜的落地镜前。

  在秦树的脚步停下来的同时,妈妈才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衣柜前面。

  「纪姨,我来帮你选件裙子吧!」

  镜子里头的美妇眼里透露着满足与害羞,双手撑在落地镜的两旁,纤腰尾端的翘臀死死的顶着身后大男孩的下体,胸前的美乳挺立在空气之中,娇嫩的乳蒂充血勃起着,男孩那双具有魔力的大手肆意的搓揉着美妇丰满的乳房。镜中的景象令妈妈害羞地闭上了眼睛,身下的淫水却随着视觉的黑暗而愈发清晰。

  秦树的双手在肆虐完妈妈胸前的蓓蕾之后,缓缓地将妈妈的纤腰下压,妈妈顺从的弯下了腰形成了下身翘着屁股,上身扶着镜子的屈辱姿势。秦树一手压着妈妈的后腰,另一手前伸将衣柜的拉门向右拉。顿时,妈妈的上身失去了支撑,小手胡乱地向前伸的同时,被身后的秦树一把往后压在妈妈自个儿的后腰。
  「啊,不要……」

  随着姿势的改变,妈妈全身的重量顿时集中到了股间那巨大的肉棒上头,秦树顺势一个前顶将留在蜜穴外面剩下来几公分的肉柱,一口气的顶到了妈妈的子宫当中,巨大的龟头噗的一声进入了一个新的天地,子宫口的嫩肉在连连小高潮的慛残之下变得松软,令秦树的肉棒进入到了一个只有我和姊姊待过的地方。
  深度的改变所伴随的是几何式的快感累加,突如其来的刺激让妈妈陷入了短暂的失神,脑中的思绪完全的被秦树肉棒所带来的感受给霸佔,加上这突如其来的意外,让妈妈张着嘴,喉咙像是被掐住似的发不出声音来。

  秦树的龟头后的肉冠被妈妈的子宫颈死死地咬着,阴道内的肉摺反应着主人的感受,八爪章鱼般的撮住巨大的入侵者,秦树紧锁着眉头忍耐着肉棒上传来的阵阵快感,下体的精关牢牢地锁住,夹紧的屁股微微地颤抖,好不容易把整根肉棒填满了妈妈的小穴,为了以后可以肆意的进出妈妈最深处的密室,秦树忍着射精的冲动,静静地等着妈妈的适应。

  时间像是静止了一般,除了秦树偶尔的微微抖动,妈妈的两眼无神,表情却像是上了天堂般的露出了一脸癡迷的表情。秦树的肉棒在蛰伏了一小段时间后,又开始在妈妈的子宫之中大展疆土,龟头不断地进出,让小嘴般的子宫颈慢慢的适应吞吐肉棒,深入但是微幅的抽插刺激着妈妈最敏感的神经,小穴口的肉唇连续的紧收箍住肉棒,让秦树好不快活。

  感觉到时间差不多了,秦树随手拉了一件妈妈的连身裙,往妈妈的头上随意地一套,再俐落地把裙摆在妈妈纤细的腰峰上打了个结固定,一走一走的往床上走去。

  妈妈无力地靠在床边上,好不容易才能够喘口气,一回头就发现秦树的大肉棒直直的指着自己的眼睛,下意识地闭上眼,喷着热气的小口却被鸡蛋大的物体给堵住,正想说话的妈妈被肉棒的深入给打断,妈妈抬了抬眼皮,看见秦树那高高在上的神情,反射性地开始吞吐口中的肉棒。

  「舌头别忘记了,纪姨。都教过你好多次了!」

  直觉伸出舌头卷上口中的龟头,发现自己完全无法违抗秦树命令的妈妈,稍稍停顿,却发现秦树的大手轻抚着自己的脸颊,眼神中充满鼓励,脸上染上一抹娇红,妈妈认命的闭上眼,开始卖力地为秦树口交。

  自从昨天晚上在长乐山庄旅馆的大床上,放纵的被秦树看似无赖的话语给说服之后,妈妈内心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就抱持着,反正老公也没有办法满足我,既然我跟秦树都有需要,那么互相帮助应该是很合情合理的荒谬理论。

  后脑被秦树的大手给固定,每每想要让秦树的肉棒从口中脱离好喘口气的妈妈,无奈不断的让大肉棒在嘴中进进出出,舌头只要稍加偷懒不动,下巴就会被秦树的右手提醒,持续了将近十分钟的时间,妈妈为秦树口交的动作彷彿化为了本能,秦树的大鸡巴一抖,妈妈立刻吐出肉棒只用舌头不断地刺激龟头底下的沟槽,秦树的屁股一顶,妈妈随即吞进自己能够容纳的极限,两颊一鼓一收的让嘴内的压力刺激着大肉棒,直到自己脸颊痠涩的受不了才稍稍停缓。

  打开性欲之门的妈妈,不只嘴上坐着淫荡的事情,明明刚刚才饱餐一顿的下体,溪哩哩的暗潮涌动,随着秦树不必再用双手提醒妈妈口交的技巧,妈妈的双峰再次被当成了秦树的扶手,像是玩不腻的孩子般,不停的搓动揉捏,而上半身的刺激化为电流通过妈妈的血液直击下体的情欲之源,白花花的精液混合着妈妈的淫水汩汩的从阴道口流出,形成了一幅淫縻的景象。

  享受着妈妈嘴上功夫的秦树,在发现妈妈明显慢下来的行为之后,体贴地将自己的大肉棒缓缓地从妈妈的口中抽离出来,微微下蹲的拦腰一抱,双手架着妈妈的玉腿,下身的肉棒像是在寻找回家的路的孩子,左摇右晃的将龟头对准了妈妈湿透了的小穴,随着双臂的下放与腰桿的上挺,让巨大的龟头驾轻就熟的再次闯入妈妈的祕径。

  「纪姨,你刚刚这么辛苦,现在换我让你舒服了。」

  「秦树………你……你……不要进的……那么深……啊!……」

  此时的妈妈被秦树抱上了书桌,双手自然的撑在了身体的后面,耳边感受秦树吐出的热气,嘴上说着拒绝的话,下身却不住的左右摇摆的迎合着秦树的抽插,脑中的意识又随着快感的累积渐渐地飘离上了云端。

  当意识终於从半空中回到了妈妈的脑海里时,妈妈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双脚被秦树举着,身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翻转了过来,形成了老汉推车的姿势,从没经历过这样性爱的妈妈羞红着脸,下身却不知羞耻的往后迎合,而嘴里的呓淫却自觉得压低。

  此时秦树已经在妈妈身上再次奔驰了小半个小时,完成了对妈妈子宫的调教,大肉棒大开大合的进出,每次插入都深达子宫的底部,每次拔出都只留龟头接触,完成调教的秦树心情大好,嘴上挂着淫笑,正在做最后的冲刺。看到妈妈回过神来便低头吻上妈妈的耳垂。

  「纪姨,你夹得我好爽的,我要把你射得满满的来答谢你!」

  「不要……啊!」

  妈妈的耳边响起秦树淫荡的话语,正想做些反驳,却感受到秦树加大力道的冲刺,双脚不自觉地抬起,让蜜穴挑整到一个适合秦树深入的位置,玲珑的脚趾用力的紧收,美臀上扬死死的将大肉棒固定在最深处,迎接着秦树那从巨大龟头上的马眼射出强而有力的精液。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wj522 金币 +8 感谢分享,论坛有您更精彩!  

上一篇:母亲的屈服 下一篇:重活了1